我的位置: 首頁(yè) > 省際聯(lián)播 > 正文

大涼山支教研學(xué)再調查:公益馬甲下,撲朔的利益網(wǎng)

  最近一周來(lái),國內不少涉及推出支教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的商業(yè)研學(xué)機構,已紛紛暫停了此類(lèi)產(chǎn)品的銷(xiāo)售和執行。

  

  6月初,潮新聞報道了國內部分商業(yè)教培機構和社會(huì )組織,借寒暑假“公益支教”名義,以商業(yè)手段招收學(xué)生前往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(下稱(chēng)“涼山州”)等地,開(kāi)展所謂的“支教研學(xué)”。

  

  報道刊發(fā)后,涼山州隨即開(kāi)展深入排摸、緊急叫停、半年“專(zhuān)項整治”;相關(guān)商業(yè)研學(xué)機構下架支教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;國內多地叫停相關(guān)研學(xué)項目……

  

  為起底“商業(yè)支教研學(xué)”背后的產(chǎn)業(yè)利益鏈,潮新聞?dòng)浾叻指皼錾街?、北京、上海等多地進(jìn)行了深入調查。

  

1804058894810853376_720px.jpg

涼山州山村。潮新聞?dòng)浾?王晶 攝

  

  “支教研學(xué)”和“假期免費補課”

  

  再過(guò)十余天,就放暑假了。

  

  6月20日,記者從涼山州教體局獲悉,經(jīng)過(guò)前期排摸,已圈定數家商業(yè)研學(xué)機構銷(xiāo)售過(guò)涉及涼山州的支教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。

  

  其中,新東方、英孚樂(lè )游等亦被關(guān)注。

  

  此前一天,記者從新東方多名銷(xiāo)售處獲悉,相關(guān)支教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已全部下架、刪除,“近年來(lái),支教研學(xué)是新東方熱門(mén)研學(xué)線(xiàn)路之一,原本最好賣(mài)的便是大涼山支教研學(xué),往年4月份就爆滿(mǎn)了?!?/p>

  

  記者了解到,市面上的各類(lèi)支教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,收費一般為每人1萬(wàn)多元,貴的近4萬(wàn),活動(dòng)周期多為7天左右,主要包含參團者向支教承接地中小學(xué)生授課、體驗當地生活等內容。這些產(chǎn)品很少會(huì )對參團者設專(zhuān)業(yè)門(mén)檻,目標群體以中小學(xué)生為主?!爸Ы獭苯Y束后,可獲得公益證書(shū)、公益時(shí)長(cháng)等證明。

  

  來(lái)自廣東的高中生沈小偉,在2024年1月參加了新東方在涼山州冕寧縣組織的支教研學(xué),他記得當時(shí)“支教”點(diǎn)位是冕寧縣優(yōu)勝小學(xué),“我知道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支教,但活動(dòng)頒發(fā)的公益證書(shū)和公益時(shí)長(cháng)證明,對我申請學(xué)校非常有幫助?!?/p>

  

1804058894810853378_720px.jpg

冕寧縣優(yōu)勝小學(xué)。潮新聞?dòng)浾?吳越 攝

  

  沈小偉所在的團一共約30人,來(lái)自廣東、北京、上海、浙江等地,另有6名新東方工作人員隨行。開(kāi)課第一天,一名當地村干部還來(lái)學(xué)校開(kāi)了“動(dòng)員大會(huì )”。

  

  “當地把這稱(chēng)為‘假期免費補課’?!鄙蛐フf(shuō),為期5天的“支教”中,他們每天上午都會(huì )給當地孩子連上3節課時(shí)為45分鐘的英語(yǔ)課,課程內容基本就是26個(gè)英文字母及一些簡(jiǎn)單的單詞、日常用句,下午由工作人員帶隊參觀(guān)和體驗當地民俗風(fēng)情。每名參團者都能輪到上臺講課的機會(huì ),講課時(shí)間長(cháng)短則取決于其英語(yǔ)水平和講課能力。

  

  經(jīng)歷過(guò)這樣的“支教”后,沈小偉坦言“總體感覺(jué)形式大于內容”。 

  

  優(yōu)勝小學(xué)五年級學(xué)生何雅在2023年暑假連續參加過(guò)五周“補課”,看到了五批不同的“小老師”,年齡以十四五歲居多,每周的“補課”內容都相似,“補課”時(shí)間是每天上午8點(diǎn)-12點(diǎn),連續上5天。每天“補課”結束后,村干部或支教研學(xué)團的工作人員會(huì )給他們發(fā)5元錢(qián),作為“午餐費”。

  

  該校另一名學(xué)生張樂(lè )參加了今年寒假的“補課”,她告訴記者,不同年級的學(xué)生會(huì )混在同一個(gè)班學(xué)英語(yǔ),“最后有‘小老師’去我家‘家訪(fǎng)’”。

  

  根據該項產(chǎn)品安排,每個(gè)“支教小組”需在班上挑選和他們年齡相近的當地學(xué)生作為“家訪(fǎng)”對象。待支教研學(xué)結束前,組織方會(huì )讓支教研學(xué)團的成員一起去做所謂“家訪(fǎng)”?!凹以L(fǎng)”內容主要是和孩子家屬聊家常,比如孩子父母外面務(wù)工什么時(shí)候回來(lái),支不支持暑假“補課”等……

  

  隨著(zhù)潮新聞報道了“支教研學(xué)”中的諸多問(wèn)題后,目前,除了涼山州,相關(guān)研學(xué)機構在貴州、云南等地推出的很多“商業(yè)支教研學(xué)”產(chǎn)品,也已被下架或叫停。 

  

1804058894810853380_720px.jpg

受訪(fǎng)者供圖

  

  “這筆是基金會(huì )給學(xué)校的贊助費”

  

  那么,相關(guān)商業(yè)研學(xué)機構此前是如何與各地對接場(chǎng)地、組織學(xué)生開(kāi)展“支教研學(xué)”的呢?

  

  6月18日-20日,記者在探訪(fǎng)涼山州多個(gè)支教研學(xué)承辦地時(shí)發(fā)現,商業(yè)研學(xué)機構的選點(diǎn),涉及距離縣城不遠的鄉村學(xué)校、村委辦公樓,并且有中間人引薦。

  

  “被騙了,被騙了?!?月18日下午,優(yōu)勝小學(xué)校長(cháng)凌緒軍在見(jiàn)到潮新聞?dòng)浾吆?,情緒激動(dòng),“當時(shí)我為什么沒(méi)多長(cháng)個(gè)心眼?”

  

  凌緒軍回憶,2024年1月,當地某知名農企負責人周林找他幫忙,稱(chēng)其合作的北京青之橋公益基金會(huì )(下稱(chēng)“青之橋基金”),之前就在優(yōu)勝小學(xué)里辦過(guò)公益助學(xué)活動(dòng),他們希望在今年寒假期間,繼續借用學(xué)校場(chǎng)地用于“社會(huì )實(shí)踐”。

  

  在2023年9月轉任優(yōu)勝小學(xué)校長(cháng)之前,凌緒軍并未接觸過(guò)這類(lèi)活動(dòng),只知道以往在此任職的校長(cháng),都曾同意將場(chǎng)地借給周林。

  

1804058894810853382_720px.jpg

2024年1月,某期新東方“支教團”來(lái)到冕寧縣優(yōu)勝小學(xué)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  

  周林突然找上門(mén)來(lái),也曾讓凌緒軍有些疑慮。他問(wèn)對方“為什么找到我們”,得到的回復是“企業(yè)和學(xué)校同屬一個(gè)社區,他們做公益活動(dòng),希望能給社區做點(diǎn)公益”。

  

  凌緒軍與周林,是在一次工作機會(huì )中相識,面對這位當地知名企業(yè)家提出的請求,“礙于情面,便答應了下來(lái),就當是幫個(gè)忙?!?/p>

  

  “其實(shí)我們學(xué)校周邊還有三所小學(xué),相比之下優(yōu)勝小學(xué)規模最小,設施設備也看起來(lái)略落后陳舊?!绷杈w軍直言,如今他明白對方為何會(huì )選優(yōu)勝小學(xué)來(lái)做承接地了。

  

  在后續對接中,一名自稱(chēng)是青之橋基金的工作人員,用私人微信轉賬給學(xué)校財務(wù)5000元,“說(shuō)這筆是基金會(huì )給學(xué)校的贊助費,名義是贊助給學(xué)校用于設施設備維護?!?/p>

  

  記者調查發(fā)現,這名轉款的青之橋基金工作人員,與赴優(yōu)勝小學(xué)開(kāi)展“支教研學(xué)”的某期團隊的其中一名老師,為同一人。有知情學(xué)生透露,這名工作人員當時(shí)身著(zhù)新東方的統一服飾,并是學(xué)生口中的“領(lǐng)隊”。

  

  記者曾幾經(jīng)問(wèn)詢(xún)凌緒軍,當時(shí)是否對新東方在校內開(kāi)展的“支教研學(xué)”有所了解、是否知曉對方組織了本校在校生“補課”等問(wèn)題,但凌緒軍均表示不清楚。

  

  在距離優(yōu)勝小學(xué)不遠的冕寧縣拉白村,該村黨支部書(shū)記蘭工作告訴潮新聞?dòng)浾?,也是因為周林向他開(kāi)口,于是自己曾將村委辦公樓的其中一棟“免費借出去”過(guò),對方還以公益活動(dòng)要“組織當地學(xué)生補課”為由,讓他幫著(zhù)找來(lái)了村里的幾十名學(xué)生,“當時(shí)我心想過(guò)來(lái)補課還能有人管著(zhù),就幫了這個(gè)忙?!?/p>

  

1804058894810853384_720px.jpg

冕寧縣拉白村村委辦公樓。潮新聞?dòng)浾?吳越 攝

  

  對此,周林在接受潮新聞?dòng)浾卟稍L(fǎng)時(shí)則表示,借場(chǎng)地的其實(shí)是青之橋基金的負責人、他的大學(xué)校友陳光。

  

  “我也經(jīng)常在當地開(kāi)展產(chǎn)業(yè)幫扶,本著(zhù)一顆做公益的心,就幫忙接洽了這項‘支教研學(xué)’活動(dòng)?!敝芰纸忉尫Q(chēng),在整個(gè)過(guò)程中,他主要負責招募涼山州的學(xué)生及尋找合適“支教研學(xué)”的承接場(chǎng)地,并不和新東方有直接聯(lián)系,也不知道來(lái)“支教”的學(xué)生向新東方交了上萬(wàn)元費用,“基金會(huì )和新東方是什么關(guān)系,我對此并不清楚?!?/p>

  

  但在記者獲得一份信息可靠的微信對話(huà)中,周林曾明確告訴過(guò)凌緒軍:“我和新東方協(xié)調好了,一年5000沒(méi)問(wèn)題?!?/p>

  

  不可或缺的“中間角色”

  

  在采訪(fǎng)中,記者發(fā)現,涉及支教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的部分商業(yè)研學(xué)機構背后,一些社會(huì )組織或基金會(huì )扮演著(zhù)不可或缺的中間角色。

  

  相似的“校友委托、熟人引薦、公益組織介入”模式,涼山州喜德縣向榮中學(xué)也曾遇到。該校校長(cháng)毛伍呷記得,今年上半年,一家名為上海蒲公英教育發(fā)展基金會(huì )(下稱(chēng)“蒲公英基金”)的組織,其負責人通過(guò)該校支教老師的校友,聯(lián)系到學(xué)校,并到?jīng)錾骄湍芊耖_(kāi)展“公益夏令營(yíng)”與校方當面商討。此事在該基金會(huì )微信公眾號3月4日的一篇推文中得到了印證。

  

  另?yè)敃r(shí)負責牽線(xiàn)的那名支教老師說(shuō),蒲公英基金4月7日在其微信公眾號上發(fā)布名為“相約涼山,為愛(ài)支教”的招募信息時(shí),并未將相關(guān)申請材料交給校方,“學(xué)校曾明確告知對方需要報備,但直到4月底,材料才發(fā)來(lái),之后毛校長(cháng)覺(jué)得材料還不夠完整,就沒(méi)往上報?!?/p>

  

1804058894810853386_720px.jpg

由北京青之橋公益基金會(huì )、冕寧縣春風(fēng)新農人培訓中心聯(lián)合頒布的“公益證明”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  

  所以,青之橋基金和蒲公英基金,以及其它類(lèi)似的組織,又是一種怎樣的存在?

  

  6月19日,根據蒲公英基金官網(wǎng)公布的地址,記者在上海浦東新區一幢略顯陳舊的大樓里,找到了其登記的辦公點(diǎn),但大門(mén)緊閉,無(wú)人回應。隔壁住戶(hù)則表示,并不認識該基金會(huì )的人員,“不清楚他們是干什么的,也不太看到有人員進(jìn)出?!?/p>

  

  此后,記者嘗試通過(guò)支教老師聯(lián)系蒲公英基金的工作人員,但對方以“出差”“很忙”“不方便說(shuō)話(huà)”為由,婉拒記者采訪(fǎng)。

  

  6月20日,潮新聞另一路記者前往了青之橋基金的工商注冊地,該地址位于北京朝陽(yáng)區水岸南街的一處公寓樓內,但敲開(kāi)對應門(mén)牌的房門(mén)后發(fā)現,這里并非辦公場(chǎng)所,而是被他人租住。

  

  “這是我從房東那里直接租過(guò)來(lái)的?!痹撟鈶?hù)表示自己并不認識青之橋基金的人,但確實(shí)會(huì )收到寄給基金會(huì )的掛號信。

  

  對此,青之橋基金相關(guān)負責人向記者解釋稱(chēng):“因為項目太多,所以沒(méi)在注冊地辦公?!?/p>

  

  隨后,記者以學(xué)生家長(cháng)的名義撥打了曾給優(yōu)勝小學(xué)轉賬的工作人員劉嘉的電話(huà)。其稱(chēng),自己屬于青之橋基金,之前曾跟新東方合作赴大涼山等地組織過(guò)多次“支教研學(xué)”項目。

  

  “該項目一般是7天6晚。不過(guò)最近很敏感,涉及到鄉村項目的暫時(shí)停掉了,后續有可能在寒假期間會(huì )重新開(kāi)啟?!眲⒓伪硎?,如果想參加可以提供銷(xiāo)售的聯(lián)系方式。而對于相關(guān)證書(shū),劉嘉則表示仍可在項目結束時(shí)發(fā)放,“既有國際組織的證書(shū),也有基金會(huì )方面發(fā)放的證書(shū),在申請國際學(xué)校時(shí)都可以用到?!?/p>


1804058894810853388_720px.jpg

一名學(xué)生在結束完“支教研學(xué)”后獲得的“證書(shū)”。受訪(fǎng)者供圖

  

  一張“支教研學(xué)”背后的“關(guān)系網(wǎng)”逐漸清晰——部分商業(yè)研學(xué)機構原本與承接地并不熟悉,但通過(guò)基金組織找到“熟人”牽線(xiàn)搭橋,進(jìn)而得以將“支教研學(xué)”項目順利落地。

  

  此外,記者也聯(lián)系了新東方和英孚方面,但截至發(fā)稿,兩家公司都尚未正面給予詳細回應。

  

  目前,隨著(zhù)相關(guān)排查工作正在深入推進(jìn),涼山州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已有了更多線(xiàn)索。

  

  6月18日,涼山州當地發(fā)布初步調查通報稱(chēng),2023年1月至今,全國各類(lèi)社會(huì )組織或者公益機構到?jīng)錾介_(kāi)展的短期支教活動(dòng)共有57項,其中35項活動(dòng)向縣市教育部門(mén)報備,有22項未報備。

  

  另從當地政府相關(guān)工作人員處,潮新聞?dòng)浾吡私獾?,接下?lái),當地還將把“地毯式”排查延伸到?jīng)錾街莞鱾€(gè)地方。報備和不報備,也并不是判定“支教”是否正規的標準。


來(lái)源 潮新聞

編輯 胡桅可

二審 楊韜

三審 田旻佳